毕业于一所名校,从一家大公司辞职,成为一名说唱歌手。三个90后都市男孩有话要说

三个毕业于著名学校的90后团体演奏说唱乐,乍一看,你可能会认为他们是在“玩票”。但如果我告诉你,他们已经放弃了“大工厂”的工作,全职制作音乐,即将推出他们的第三张团体专辑,你会感到惊讶吗?或者,您可能会有一些担心:rap是否会不稳定…

在上海市中心著名的美食街内街的一家商店的地下室里,我遇到了直火帮(SFG)。我们呆在只有10平方米的录音室里,整个下午都在聊天,一边喝着从外面拿来的咖啡

志火刚在录音室里。谢梓潼、罗方倩、姜子歌自左至右。张海峰照片

标签

罗方倩、谢梓彤和姜子歌

当我输入这三个名字时,粉丝们可能仍然会困惑:他们是谁

你喜欢说唱的人可能更熟悉他们在舞台上的名字,Feezy、XZT、chuck zigga Jiang。他们的说唱组合被称为直火帮(SFG)

在2020年底举行的QQ音乐·综合嘻哈颁奖典礼上,志火帮一举获得“最受欢迎说唱组合”奖;在过去的两年里,志火帮的成员也出现在惊人的说唱综艺节目中;在网易云音乐,他们已经卖出了数万张数字专辑。。。有人说智火帮越来越受欢迎,就像他们的组合名字一样

智火帮,从左到右依次是姜子歌、谢梓潼和罗方谦。在一个有点“草根力量”的说唱圈子里,支火刚因三名成员的高学历而首次受欢迎,被称为“学霸集团”

罗方谦毕业于上海市一所重点高中,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主修应用数学。洛杉矶(UCLA)

谢子通,杭州一所教育学院的“明星学生”,托福考试成绩为111分,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大学(UCLA)的数学和经济学专业,

蒋子格,毕业于上海某重点中学,在斯沃斯莫尔学院学习社会学/人类学,作为芝加哥大学的本科生和国际关系,作为研究生

萧洛和萧江是高中同学,萧勰和萧洛是大学室友。出于对说唱音乐的同样热爱和出国留学的微妙感受,三人于2016年成立了一个团队

说唱音乐起源于美国,并发展成许多子流派。然而,从歌词的角度来看,相当一部分内容集中在几个单调乏味的主题上,表现出所谓的个人态度。近年来,在中国,说唱音乐越来越受到人们的欢迎,观众也渴望一些能引起共鸣的好歌,而不是那些除了流利的英文歌词外,只有动听的旋律却无话可说的“口水歌”

,“学霸”的成长背景和独特视角已成为智活邦的优势。他们写下了年轻人冲破困惑的力量——“用最尖锐的语言粉碎谎言/不要教我怎么做,我想自己获得这种智慧”;写下痛苦后的清醒——“你不能半途而废或不寻求全身而退缩/不再假装成熟,回到十七八岁”;写下她母亲的奋斗方式——“她的成绩比男孩好。她没有抄袭/她有目标而且焦虑。她说她没有太多时间/不知不觉中,她父亲说“你的生活比我高。”“/她没有停下来。我记得姚明那年进入NBA/她不会说英语。她在德克萨斯大学完成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志火帮的表演照片。受访者提供的照片

2018年初,他们的第一张录音室专辑《爬墙男孩》发行后,很快吸引了一群年轻粉丝,他们也成长在新一代,在一定程度上对生活和世界有自己的想法

,第一张专辑承载了他们的初衷,也展示了他们的雄心壮志——在《爬墙男孩》的介绍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段话:

什么是真正的中国说唱?志火刚一直在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经过无数次的讨论、尝试和反思,zigga、XZT和Feezy得出结论:属于中国的说唱音乐应该是一部能够激励大多数中国人发现自己,让更多外国人了解中国人真实生活的作品。。。事实上,每个人的生活都会有墙要爬。不管他们成功与否,重要的是要敢于站起来。“爬墙男孩”是他们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的故事,也是他们心中的中国说唱

奋斗

按照人们通常的想象,志火在毕业后帮助三人最安全的方式就是回家找一份体面的工作,然后开始一份事业,开始一个家庭,并继续做“别人的孩子”

起初,他们真的做到了

在大四的时候,一家国内大型互联网工厂来到美国进行特别招聘,名额为2人。当时,罗方倩和谢梓潼都收到了采访通知。因此,他们开玩笑说,兄弟,看来你或我这次被录取了。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同时被录取了

原来是大学室友,他们在2016年夏天一起来到广州,成为同事并继续成为室友

在一家大型互联网工厂当产品经理和数据工程师听起来很不错。这两位年轻人在大学期间为互联网创业项目和竞赛投入了大量精力,他们也期待着自己的职业生涯。但现实并不总是令人满意的

我直到中午才去上班。我一直工作到晚上90点,创作层面的参与较少,而执行层面的工作较多。有时我手头上什么都没有。我在公园外散步了几个小时,回来时没事可做。我的“存在感”很低。在工作的过程中,谢梓潼发现自己白天经常感到困惑。相反,在晚上,他似乎已经积累了一天的创作能量,可以一直写歌了

谢子同。张海峰拍摄了类似的无聊镜头,罗方倩也是。团队中的其他同事都比他年长。他们的事业和家庭都处于稳定期。通常,相互交流的话题总是集中在买房、买股票和生第二个孩子上。罗方倩没有也不想进入那种生活状态

在工作了一年多后,他们决定辞职,“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了。”p>

另一方面,姜子歌也在挣扎。当另外两个年轻的伙伴第一次回到工作岗位时,蒋子格在芝加哥大学学习研究生。因为他母亲想让他留在美国,他有一次大学毕业后找了份工作。华盛顿的一家咨询公司给了他一份工作,但他觉得这份工作“非常沮丧,看不到未来”。研究生毕业后,姜子歌又找了份工作,在同一家公司得到了同样的职位。2017年夏天,他也回到了中国,在上海的一家教育机构工作,并在业余时间继续写歌

2018年,姜子歌在得知他的合伙人辞职并返回上海后辞职。三名年轻人脱下西装,尽最大努力回到他们最喜欢、最自由的说唱乐团,准备开始转型,辞去“好工作”全职做说唱。他们并不“头脑发热”

2017年,三人在广州livehouse举行了一场特别演出。意识到他们当时“不是很出名”,他们计算出他们应该能够卖出100多张票。结果那天晚上来了500多人。这给了他们一点信心,rap仍然有可能养活自己

辞职后,志火帮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全国巡演。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他们在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成都、武汉、西安、昆明、长沙和杭州演出。他们总共跑了10站。他们都是大城市,卖得很好。在一轮巡演结束后,该团获得了收入,并获得了更多的忠实粉丝

志火刚现场表演,粉丝们非常热情。如果说志火帮的第一张专辑展现了大学生的生活和追求,2019年发行的第二张专辑《第二酒吧》更多地展示了他们进入职场和社会后的想法

“转发这只大锦鲤”不客气地讽刺了当前社会中一些人只想追求好运的“金榜题名”和“变得美丽”的现状,但不想做出实际的努力;“暴徒”指“当他们不确定自己的想法和立场时说别人是对的,当他们不敢说出自己的想法时说自己累了”的暴徒;时差就像给自己和勇敢面对自己的人加油,“如果你帮助了我,我必须感谢你/如果你想签名,我必须借支笔/如果你伤害了我,如果你嘲笑我/如果你从不直视我的眼睛/无论如何,这一切都是一个挫折/相反,我必须感谢你为我做的安排”

第二栏的专辑封面。受访者提供的图片

随着人气的提高、音乐节表演、现场演出和各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