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士学位的月薪低得多,“高等教育消费”也越来越激烈

1月5日上午,本科毕业生的月平均起薪为5825元,该话题很快成为新浪微博上的第一个热门搜索话题,引起网民的热烈讨论。据报道,北京大学“全国大学生就业调查”课题组2021年6月以来对高校毕业生进行了问卷调查。样本包括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19个省的34所大学,样本人数超过20000人。调查显示,2021年度医生、硕士、本科、专科生月平均起薪分别为14823元、10113元、5825元、3910元;中位数分别是15000元、9000元、5000元和3500元

网友们谈论这个话题,主要集中在两点:第一,一些大学毕业生感叹自己“平庸”,“本科毕业生起薪没有5000元以上,只有3000元以上,这项薪酬调查过于乐观”;第二,如果调查数据客观反映了大学毕业生的平均起薪,那么受教育者的必然选择就是尽可能提高自己的教育水平,以获得更好的就业机会和更高的工资。其中,后者的讨论比前者多

最近,关于“热门”职业学校学生的报道也引起了舆论的关注。然而,“职业学校学生有两到四份录取通知书”和“职业技术学院学生毕业前被抢”只能说明职业学校学生的社会需求强劲,无法解释职业学校学生的工资。大学毕业生的平均起薪不到4000元,比本科毕业生低近2000元,比硕士毕业生低近6000元,这可以更好地解释为什么职业学校毕业生的就业率高,而职业教育却不受欢迎。为了提高职业教育的吸引力,建立崇尚技能、淡化学历的技能型社会,必须遏制“学历高消费”现象,使工资与学历关系弱化,但与能力密切相关

可以理解,教育程度越高,平均起薪越高。然而,硕士毕业生的起薪中位数比本科毕业生高80%,比专科毕业生高约160%。这一现象无疑表明,教育是决定工资的关键因素。调查数据与一些雇主的教育取向基本一致。舆论讨论的“第一学位”现象并不意味着用人单位招收名牌大学本科毕业生,但对于拥有博士学位的求职者来说,他们还需要查看“三代教育”才能看到“第一学位”,基于“硕士学位+学士学位”

本科和专科毕业生的平均起薪远低于硕士和博士毕业生,反映出“学历高消费”问题日益严重。这与两个因素有关:第一,中国高学历人才的供给增加。根据《国家教育发展统计公报》,到2020年,中国将有72.86万名研究生,其中博士生66.200人,硕士生66.25万人。2000年,普通高等教育(从专科到博士)毕业生不足90万人;二是用人单位不断提高学历门槛要求,把招聘高学历人才作为人才队伍建设的重要目标之一,甚至提出了硕士毕业要求,要求大专生能够胜任的工作

在这种就业环境下,如何提高职业教育的吸引力?为了提高职业教育的地位和吸引力,我国正在加强职业本科课程建设,但不同学历层次的薪酬差异表明,职业本科课程的发展不足以提高职业教育的地位。如果职业教育迎合“学术需要”,以学历办学,比如鼓励职业本科毕业生考研,也偏离了就业导向办学的方向来解决这个问题,要求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等用人单位进行招聘,扭转教育方向,降低教育门槛要求,为技能型人才提供平等的竞争机会和环境。去年11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下发了《关于高职院校毕业生参与事业单位公开招聘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事业单位树立正确的择业观念,打破只名校,只学历的就业导向,切实维护和保护职业院校毕业生参与事业单位公开招聘的合法权益和平等竞争机会。对于公共机构公开招聘中具有职业技能水平要求的职位,教育要求可适当降低或不再设定。这需要得到有效实施。(熊秉琦)

来源:羊城晚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