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美术学院毕业设计秀“斜视”:站立美还是跪着斜视?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作为国内具有影响力的知名学院,又有清华的招牌傍身,其毕设发布会一向为国人瞩目,但于日前举办的2021毕设发布会上,出场模特竟然全部是“眯眯眼”形象,这一迎合西方对中国人刻板印象的行为引来了网友的质疑。设计师应该怎样正确理解每个设计元素背后的深层次含义?在西方品牌主导高端时尚行业的大环境下,设计师们又该怎样树立起文化自信,讲好中国故事?

上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2021年服装与服饰设计专业毕业设计作品集锦的视频在网上热传,发布会现场模特们穿着前卫先锋,但引人注目的,是清一色的高颧骨、眯眯眼的妆面,显然是在刻意模仿被西方时尚界广泛认同的“华人样貌”。这一事件引发了许多网友的强烈不满,认为这种屈从西方“审美模式”的行为是对国人的自我丑化,也有人认为艺术无关民族国家,只需要专注于艺术设计作品。这究竟是网友们的反应过度还是百年老校刻意迎合西方的“跪舔”,还需要等待事件的发酵和进一步的讨论。

“跪舔”还是高级感?

对于这次“眯眯眼”开会的毕设展示,大部分网友认为这是清华美院在迎合西方对中国人的刻板印象,丧失了民族自尊心。

但也有网友将这次争议视作是民族自尊心敏感导致的反应过度,将“眯眯眼”视作原本的传统生理性面貌,不构成辱华,这种质疑是以政治正确之名打击风格独特但合理的艺术表现形式。

甚至一部分人认为这只是对中国人丹凤眼的另一种表现方式,有“高级脸”的效果,不能因为审美评价标准不同而对这种妆容加以指责。

一些网友还将古代的仕女图拿来对比,试图说明即使是西方也从未出于“丑化”中国人的目的去呈现诸如“眯眯眼”、“小辫子”的形象,只是因为人种不同使得西方对黄种人的印象自古如此。

且不说丹凤眼与“眯眯眼”在视觉效果上就相去甚远,即使是仕女图,其审美符号也不单单只是细长的眼形,还有圆润的鹅蛋脸,如黛的柳叶眉。

中国的古典美人形象从来都是立体而多层次的,而在西方许多艺术形式中(尤其是许多丑化中国人的绘画),却以一种可耻的猎奇心态唯独抓住“眯眯眼”和贫弱时期的清朝小辫子不放,完全忽视其他的东方审美符号,不能不说是在有意营造对中国的刻板印象。

长久以来,西方对中国的这种刻意曲解深深地影响了整个欧美社会,在这样的环境下,邪恶形象傅满洲应运而生。

傅满洲只是19世纪英国小说中的虚构人物,是“黄祸论”的代表,他阴险狡诈,作恶多端,疯狂迫害白人。

百年来,傅满洲的反派形象深入人心,他是西方人眼中华人的代表,他的“眯眯眼”、小胡子和清朝装扮也就使这样的华人形象在欧美的文化观念中根深蒂固。到了上个世纪,电影兴起,还有许多影视作品以他为主题。甚至在《猫和老鼠》中也有小胡子和“眯眯眼”的形象映射。

2019年,漫威官宣了电影《上气》就是以他为主题,因为涉及傅满洲和对上挑”眯眯眼“,在中国反对这部电影的声浪一波高过一波。

说到这里,还有人认为“眯眯眼”仅仅是西方时尚界对高级感的追求吗?

一直以来,西方时尚圈总是青睐于如吕燕一样眼睛细长、眼距较宽的模特,却对国人眼中更符合审美倾向的模特和演员视而不见,连国内也随之兴起一波追求这种“高级感”时尚的风潮。

在2018年的杜嘉班纳辱华事件中,广告中恶意嘲笑中国人用餐器具的华人模特,就是一双细长上挑的“眯眯眼”,一副轻蔑表情,令人作呕。

说回这次清美“眯眯眼”模特事件,不难看出,在这次发布会费心搜罗的统一眼形模特脸上,他们本就狭长的眼睛又用眼线刻意画出了更显细长的上挑形状,竭力突出所有模特的“眯眯眼”效果。

如此迎合西方时尚的审美倾向,用西方话语解释自己的文化,不免使名牌学府清华有失文人风骨。这般照猫画虎的刻意屈从,也在有意或无意之间模糊了民族文化的边界,有损民族自尊心。

为此,观察者网发文报道,并多次致电清华大学和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但未得到任何回应。

而帝吧出征则显得言简意赅,将这次清美的毕业发布会评价为“阴间时装秀”。

时尚设计领域里的中国话语权

客观来讲,参展学生作为清美毕业生,被网友视为有意“辱华”,其实是无辜的,毕竟学生在一场发布会的参与也只包括提供作品,妆容、布景等部分往往并不在他们的可控范围内。更何况一个国人自己的毕业发布会,何必故意踩在民族耻辱线上“大鹏展翅”,这次事件,学生也是无心之举,或者说,是“无奈”之举。

有位网友提到,清华美院也有工业设计系,因为中国企业在这个领域“很能打”,许多学生在校期间就会被企业内定,与当下大批学生“毕业即失业”的紧张就业形势相比,他们根本不愁以后的就业问题,而他们的设计就很符合中式审美。

但在服装设计领域,尤其是高级服装设计领域,中国企业的设计话语权还远远不够。优秀的设计系学生向往的顶级服装品牌,往往都是来自欧美,对他们毕业作品的表决权都紧紧掌握在西方人手里。

这就导致了,无论是学生在校接受的实用教育,还是更为现实性考虑下的就业选择,服装设计的审美都在被西方市场左右。

从根本上看,服装设计的概念来自西方,我们国家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初在出现服装艺术设计专业。知道现在,我国服装设计行业中包括服装画技法在内的许多部分都在沿用西方的传统。因此,我国学院派设计师的设计风格总会不可避免的带有欧美的影子,要想改变这一现状,绝非一朝一夕。

清美毕设发布会的初衷绝不是对西方时尚界的有意谄媚,我们与其站在道德制高点和受害者立场指责院校或学生的文化不自信,不如沉下心好好想想如何发展中国的服装设计行业,让中国人自己的品牌在欧美世界落落大方地展现独特的东方之美。

讲好中国故事

被网友们拿出来与清华美院“眯眯眼”对比的,是郑州工商学院的时装秀。

这次时装秀上的模特多以珠帘或轻纱覆面,尽显中国的含蓄之美,其妆容大气从容,与清美这次的细长眼、大眼白形成鲜明对照。

还有刚刚过去的河南省端午晚会,从今年春节晚会的《唐宫夜宴》到《元宵奇妙夜》,再到前几天的《端午奇妙游》,原本默默无闻的河南卫视彻底出圈,在勾勒自己城市名片的同时,也完成了一波汉文化的输出。

这样的节目固然应该大力宣传,一些媒体也将《唐宫夜宴》和《端午奇妙游》评价为“在国际上有很大影响”。但事实上,诚然这些节目美轮美奂,在国内成功出圈,却并未在国外获得过多的关注,相比于国内视频网站的百万播放量,《唐宫夜宴》在Yutube上的播放量不过9万,而《端午奇妙游》则只有几千。这些既彰显历史文化又娱人耳目的节目自然应该被引为佳话,但在弘扬自身民族文化的同时,更应理性看待中国文化在国际上的宣传和接受程度,而不应一昧相信国内部分媒体的夸大其辞。

相比郑工时装秀或是《唐宫夜宴》,清华美院此次对西方文化解读的照搬照抄很难为国人接受,这种过分迎合西方视角的审美倾向也绝不应该被鼓励,但这也的确是服装设计行业的一种无奈之举。

近年兴起的“汉服热”使汉服这个小众爱好走进大众视野,在一定程度上向年轻一代和海外国家展示了我们的古风之美,但汉服其本身不够轻便的特点决定了它无法大范围的走进日常生活,而中国的服装设计品牌也尚不足以与欧美品牌抗衡。这样看来,网友们对清华美院的一昧指责,多少也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意味。

另一方面,与许多其他行业的设计师相比,服装设计师只专注于自身作品的美感和风格,而不关注其使用元素背后的深层次含义。如建筑设计师总是会留心建筑作品中一些符号的文化表达,服装设计师却经常忽略时尚以外的许多因素,他们更在意如何融入主流时尚圈,怎样与国际接轨,这样就忽略了其讲好中国故事的责任和肩负。

除了缺少自觉的文化传承意识,一些服装设计师似乎也在如何“讲好中国故事”上显得很“懵”。

2021年的春日免“国风”华服秀中,盖娅传说的59套服装,并没有认真展现国韵之美,而是在设计中加入西方宗孝文元素和西式剪裁廓形,与这场秀的主题——国风华服相去甚远,这类挂羊头卖狗肉的节目同样遭到了网友们的质疑。

此外,在2012年中国区比基尼小姐总决赛中,将比基尼与京剧扮相的杂糅也被视为是对传统戏曲的不尊重而使京剧蒙羞。

在西方时尚品牌占主导话语权的大环境下,如何讲好中国故事是服装设计师无法避免的难题,对于传统中国文化来说,其在西方世界的接受度之有限,显然不似一些中国媒体所认为的那样乐观。从另一方面看,试图与国际时尚界接轨而将欧美元素生搬硬套的方法也显然不够明智。

既然二者不能两全,不如只专注于认真展现国风之美,即使在国际社会曲高和寡,却也算是认真讲好了中国故事。

在维护民族自尊心和文化话语权的同时,我们也应关注于如何发展本国的服装设计行业。当中国的顶级服装品牌越来越多,可以拥有市场主导权,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时,我们的学生不必捏着鼻子迎合外国公司口味的时候,也就不用苦思怎样才能挺胸抬头、自信大方的在世界舞台上讲好中国故事了。

文/刘乃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