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分的毕业论文是怎么写的?女孩透露了宁波佳燕的“快乐星球”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陈苏平、通讯员毛思义

春末夏初的夜晚,黑龙江女孩张奎兰背上书包,拿起相机,挂上八面镜子,于是她走到街上看燕子。去年,宁波诺丁汉大学环境科学系2020年毕业生参观了永城的鸟巢。以燕子为研究对象,他的毕业论文得了90分。(根据宁诺的评分系统——70分以上是最好的。)讲师奥德特·帕拉莫直言不讳地说:“这是我在毕业季看到的最真诚、最可爱的论文!”她刚刚完成密歇根大学的第一年硕士课程,她希望利用暑假来整理和发表这篇论文。同时,她计划与北京大学候鸟研究团队进行交流与合作,在毕业论文中拓展研究领域,通过亲身体验生态场景,继续揭开佳燕的“快乐星球”

鼓楼拍摄的照片

外出看病的灵感

张奎兰与鸟类的命运始于大二。在图书馆举办的鸟类展览上,张奎兰报名成为志愿者。在这一点上,他们开始依恋这些小生命,并掉进了观鸟的“深坑”。她后来担任诺丁格林学生会主席。在大三时,她决定选择鸟类作为毕业论文的研究对象,希望研究栖息地和人类活动对城市鸟类多样性和丰富性的影响。但经过一个学期的努力,她遇到了一个瓶颈:许多观察点,频繁的参观,以及“因为被迫观鸟而厌恶鸟类”,这让她非常沮丧。在不断的焦虑中,张奎兰病倒了,正是这次医生的旅行给她带来了新的灵感

当她走出医院,漫步在鼓楼街,意外地发现许多燕子成群结队地生活在老胡同里。已经是夜晚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和繁荣的小餐馆依然映照着街道,就好像白天一样。根据自然规律,应该休息的家燕仍然在捕捉昆虫并喂养它们的幼崽

观察这一切,她不禁想:为什么燕子在这里筑巢而不是在其他地方?选择巢址时,他们会考虑哪些因素?那么,生活在城市或农村的家燕是否有不同的考虑呢?回到学校后,这些问题一直萦绕在她的脑海中。她查阅了大量文献,发现这种研究是现有科学研究的一个空白。而且鸟巢是固定的,以便于调查。因此,在导师的支持下,她高兴地决定了一个新的研究方向

她计划研究影响城市和村庄辐射区家燕巢址选择的环境因素。勘察区锁定在鼓楼至宁诺的延长线上。她解释道:“鄞州区近年来一直在进行建设,这条调查样带不仅包含丰富的城市肌理,还反映了城市向外扩张的动态变化。”

鼓楼拍摄的照片

她取代自己成为燕子之父

“4点39分,佳燕夫妇醒来,在大楼走廊里飞了几次,似乎有点暖和,然后飞到外面,也许是为了吃一些飞虫。4点44分,成年鸟开始喂幼鸟,平均每小时3分钟,21次……”–从张奎兰的观察记录来看

根据生态学理论,如果你想了解动物的生命,你必须用“动物的眼睛”来观察世界。于是张奎然选择鼓楼和宁诺学校的两只燕子作为“模范家庭”,投入日常生活,扮演燕子父母的角色,同时了解燕子的选址考虑

,以便尽可能全面地收集调查区的燕窝,她每天都在鼓楼和宁诺之间的采样带上辗转反侧。她对调查地区的每一条街道、每一个村庄、每一只燕子的位置都了如指掌

夏天宁波的天气热得像融化的人一样。张奎然记得,有些村庄交通不便,鸟巢也很隐蔽,需要仔细调查。她经常踮着脚尖站在人民大院前被流浪狗追赶

经过三个月的实地调查,她收集了169个鸟巢的数据。此外,根据经验,她还记录了101个本应是最佳嵌套点的点,但“奇怪的是”没有燕子家族

“这篇论文的核心问题是家燕如何选择栖息地。我希望从动物的角度完整而有逻辑地分析家燕居住区的‘风水’,然后预测有利于家燕筑巢的环境因素。”她说

通过合理筛选和随机组合变量,她最终得到了27个模型,并通过比较得出结论:社区或村庄越老,越容易找到燕窝;在家燕500米左右的取食范围内,如果有吸引飞虫聚集的因素,鸟巢往往更密集;景观尺度的环境变量,如河流、道路长度和绿地面积,对大尺度(750m)的巢穴密度有较大影响。密集的水网将吸引更多的燕子,而密集的道路将导致研究区域内的巢密度下降

徐东岱村的蔬菜市场,十分之九,这个开放的蔬菜市场能遇到很多燕窝

“这真是一个原创的研究”

交完论文后,张奎兰有点紧张。毕竟,她的论文是一项完全独创的学术研究,没有多少先例可遵循

这篇论文最终得到了中英考官的高度赞扬。她的导师奥德特·帕拉莫博士说:“这显然是她喜欢做的事情。无论是研究的广度和深度、严谨性,还是她独创的想法、仔细和纯粹的努力,都让这篇文章大放异彩。”

不仅奥德特·帕拉莫,所有外部考官都被她论文中的“真诚”所感动。在读了诺丁汉大学地理系所有本科毕业论文后,一位考官认为这篇文章“非常优秀”——实地调查和研究方法令人印象深刻,并说这是他最喜欢的论文

张奎兰,她想全力以赴写毕业论文,没想到会得到这么多的赞扬。目前,她正在密歇根大学环境生态学系学习。她与她的本科生导师保持联系,并准备在不久的将来将这篇文章提交给学术期刊。同时,她计划今年夏天与北京大学候鸟研究小组进行交流与合作,继续探索与家燕繁殖相关的话题。这一次,她计划利用公民科学的力量招募“寻燕志愿者”,扩大研究范围,进一步分析论证论文成果

长春公园冬季观鸟

当时,经过考察

从村里回来

回顾这段崎岖而充满挑战的经历,张奎兰觉得最重要的是锻炼自己的毅力。由于缺乏经验,她踏上了许多深坑,但她从未放弃,而是“打到底”。这也让她亲身体验了科研的全过程,深深地被科研的魅力所俘获。“我很乐意做我喜欢做的事。每次我找到一个窝,看到这只可爱的燕子,我都觉得值得。”p>

这篇文章是《钱江晚报》的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录、改写和进行网络通讯。否则,本报将通过司法渠道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