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美术学院毕业展,部分观众观看,部分“退场”

这几天,朋友圈里流传起了不少西安美术学院毕业展的照片,说真的我没咋看懂,但是我大受震撼:倒不是因为作品本身怎么样,而是部分观众的参与感太强,太热衷于“再创作”,导致许多作品被破坏,部分展区更是垃圾遍地、一片狼藉。

我问了几个参加今年毕业展的朋友,他们表示被破坏的作品以装置、雕塑、陶艺等为主,一些展台也有不同程度的损毁,作品被偷、观众大肆扫荡宣传品等问题也普遍存在。

更有朋友感叹观众“眼光好”,放着铜版纸印刷的、专用于分享的复制品不拿,而是直接拿走了特种纸制作的、作为展品的样品。

谁在搞破坏

毕业展作品损毁、被偷并不是新鲜事。随手一搜,国美、央美、广美、清华美院的毕业生都曾是受害者。2016年时,一篇《中国美术学院毕设被盗一览表》还出圈过,作品被破坏后,甚至有人贴出了“别看了,偷光了”字样的告示,真是让人震惊又让人心痛。

在西美毕业展上直接破坏展品的,大都是一些“熊孩子”和他们的“熊家长”。在油画系的展厅,就有朋友试图阻止两个疯狂戳别人画作的儿童,结果“家长来了,把小孩拉走后还瞪我一眼。”

■ 供图作者:不知名的西美毕业生

■ 供图作者:不知名的西美毕业生

但即便如此,他仍然表示,“家长为了提高孩子审美,带小孩来看展,我们学生其实是不会说什么的。”

但这样的开放和包容,最终还是被辜负了。大量的小孩干出了撕展签、拆展台、破坏播放设备/程序、在展品上涂鸦等出格的事情。这位一直守在现场的朋友说,“有的小孩完全处于失控的状态,甚至在展厅捉迷藏,根本就管不住。”

但他同时也表示:“不要以为成年人就好多少,随意触碰展品之类的事情他们可一点儿没少干。”

为什么毕业展是重灾区

我在朋友圈分享了西美毕业展遭到破坏的情况后,不少人都留言“熊孩子真多”、“观众素质越来越差”一类的话。

诚然,毕业展免费、周期长、密度大、门槛低、内容丰富、性质公开,很容易成为城中比较出圈的艺术活动,这使得毕业展的参观者人数明显多于大部分展览,观众来源也更为复杂,“甚至有教育机构带着孩子来集体参观”。巨大的客流量和难以估计的观众来源,无疑给主办方和参展者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也给展品带来了更大的被破坏的风险。

■ 供图作者:不知名的西美毕业生

但也有在艺术圈比较资深的朋友认为“观众可能还是同一批观众,但毕业展的性质决定了它更容易被破坏”,她解释道,“相比于一般的展览,高校毕业展一来参展人数多、参展作品多、观众数量多,主办方顾不过来,很容易出现保护不周的情况;二来普通观众对‘学生作品’也没有‘大师作品’那种敬畏感,认为毕业展的作品价值不高,比较容易在看展时放飞自我搞破坏;三来学生本身也缺乏经验,事先不会做保护措施也缺乏针对展品受损的应急预案。”

我去向参展的朋友求证,他认可了这些观点:“我们当然会选择相信观众,所以大家布展后就放心地离开了,直到发现自己的作品被破坏才急匆匆地贴上‘请勿触摸’一类的标语,但因为安保工作没跟上,这样的举动收效甚微。”

为什么要保护展品

首先,“这些都是作品,它就是不能碰!不能碰!不能碰!”

其次,艺术作品真的都很贵。朋友随意找了一幅家藏的中等尺寸的摄影作品给我算了一笔账:“很多人觉得摄影只要相机买了,后面就花不了多少钱,但事实并非如此。这只是一个合格的毕业生水平的作品,进不了美术馆只能家里挂挂的那种,但它光是相纸就要花三百多,再加上打印、装裱、运输等的开销,就这么一张照片,直接成本就不下六百了。你要再算上校色时印废了的支出,为了拍它产生的交通,租赁场地、器材等方面的成本,还有人家为了学摄影砸进去的钱,这个东西的成本简直是没上限。”其他类型的创作也是相似的贵,从学生的反馈来看,布置好一个展台至少要一万元打底,如果要制作装置,用到特种材料或者采用3D打印等新技术,这个数字可能还要翻几番。

再者,尽管不少人认为毕业展水平不高、门槛低,学生们在毕业时候拿出的作品也确实是稚嫩、不成熟的,但这些作品仍然是他们四年甚至七年工作、学习的心血和结晶;毕业展也是不少人走向一个成熟艺术家的重要节点(或者是离开艺术领域前最后一次和艺术有关的活动),无论如何他们的努力都值得尊重。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保护好展品是展览活动能持续、良性的开展的必须。美术馆为了保证观众的欣赏体验,会尽可能地为观众提供接近展品的机会,对于绘画、雕塑等形式的作品,往往会采取裸展的形式,不讲究的观众真的可以做到对展品“触手可及”,作品损毁的事故在世界各地,各种级别,各类性质的展览中都偶有发生。

■ OCAT展览现场

■ 巴塞尔艺术展

但部分地区和特定类型的展览似乎更容易受到破坏,这使得很多美术馆都采取了一些严重影响观展体验的措施。比如位于旅游景区的西安美术馆,就总是会在展品前拉上一道碍眼的红色围栏。央美等学校的毕业展也通过实名制预约,售票等形式限制客流,有的甚至不再向公众开放,导致美育资源愈发匮乏。试想如果展览活动再遭破坏,西安美院最终不堪压力也开始采取相似的措施,西安市民的文化生活也将不可避免的遭到重创。

但经历了这么多事,美院的同学们仍然对观众抱有最大的善意,所以我想引用一位正在参加毕业展的同学的话来结束这篇文章,也算是做一个号召:“毕业设计是美院同学四年的心血结晶,希望尊重他人的劳动成果,欢迎大家来看展,但希望善待展品。”

作者 | 史桀 | 外蕉学SCI一区作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