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B站的宝贝。他曾经和苹果公司的CEO交谈过。现在,他的毕业设计在热门搜索中排名第一

你想象过一个数码领域的UP主可能触碰到的天花板吗?

你了解过的最了不起的在读大学生又究竟能有多犀利吗?

你可曾想象过有那么一位爱做视频且经常鸽的年轻人,居然每期视频都能够掀起全网追捧,并屡屡成为微博热搜的常客吗?

对于上述疑问以及惊讶,其实我们都能够在一位年轻UP主身上获得最极致的解答,他就是大名鼎鼎的@老师好我叫何同学—

而就在7月26日这一天,他又再次屠榜热搜了—

01.何同学毕业了

看看人家的毕业,再回看自己的毕业,一天时间就累计近4亿阅读量并冲上了热搜第一,我觉得以后那句“天壤之别”可以套换成“恰似我和何同学之间的差距”。

当然,热搜第一也只是开始,在过去2年多时间中,何同学已经给我们带来过无数望尘莫及的惊喜。

我们先从这次的视频说起—

有一直关注何同学的应该知道,距离他上一个视频已经过去3个多月时间了,这是前所未有的“鸽”,但这一次他不是偷懒,而是全身心的投身到另一场事关人生转折的大考之中—-毕业设计。

何同学再次惊艳了所有人,他以学校的星空为画板,以自制的星轨摄像机为画笔,给我们勾勒了如下几幕画面:

有五角星在夜空中纷飞—

有鸽子在星空里翱翔—

也有烟火在公路上空被引燃—

还有盘旋在校园草丛上空的“毕业快乐”等等字样—

这不是后期添加的动画特效,而是何同学用自制设备守候了无数个夜晚方才获得的星轨视频成像。

值得一提的是,包括照相机的旋转托盘以及控制相机的硬件以及内部的代码,通通都是何同学一手一脚搭建出来的。可以说这是一场用硬核的设备和技术来捕捉夜空,并借此给母校以及自己的4年青春画上完美句号的作品。

而这份作品所能够诠释出来的精神也被另外一条热搜给阐释了—理工男的浪漫!

当然,类似的品质其实是贯穿何同学创作始末的。

02.理工男的浪漫和傲人的天分

何同学为什么能够成为B站的百大?又为什么能够成为数码视频领域的顶流(甚至可以不加之一)?

这自然不是体现在他对数码产品的参数究竟能有多熟悉上(他很熟悉,但比何同学专业的大有人在)。

他真正犀利的是能够赋予每一件冷冰冰的数码产品以意义,绝不是简单地摆参数上测评,然后来个拉扯就完事。

就像在《不被看好的airpods为什么成功》这期视频中,何同学先是数落苹果无线耳机的缺点(贵、不隔音、以及失去了苹果初代手机发布时的惊艳)。但紧接着又通过连续多日对自己贴身使用的跟踪拍摄,最终抛出了瑕不掩瑜的关键点:无感。

它开盖即连接,也有着充沛的电量贮存,再加上业界第一款真无线的设计,于是也时常让何同学忘记摘掉,连睡觉也都佩戴着。在最后何同学也抛出了这样一番感慨:真正好的产品就应该让人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但又真的解决了用户的需求。

而在《80年代的电脑能做什么?苹果麦金塔深度体验》一期中。何同学将最早的苹果电脑搬上了荧幕,并将整个修复和改装过程给录制下来,最终成功开机并运行了应用,以及连接上了互联网并打开了八位数的B站……

如上操作已经相当了不起了(要知道麦金塔诞生的年代压根就没有互联网的概念),但真正让人拍案叫绝的还得属何同学对“传承”的理解。

何同学让我们知道,30多年过去了,用户和电脑的基础交互基本没有太多的改变,还是鼠标和键盘,也还是类似的应用图标和操作框。

同时,那个在麦金塔电脑上出现的“笑脸”,居然在30年之后依然躺在苹果手机之上—

如上轻描淡写,却体现了苹果在交互设计上所具备的引领时代的能耐,而能够洞察这份内涵,何同学也自然配得上我们的掌声和呐喊。

当然,对于绝大多数网友来说,他们对何同学的认识应该始于《有多快?5G在日常使用中的真实体验》。

在其中何同学先是拿由运营商赞助的5G手机前往覆盖5G信号的地方进行速度测试,并大夸特夸了5G速度的变态特性—

如果仅止于此,那这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测评视频,也理应会被掩盖在海量同质化内容之下。

但我们都知道,这个视频不仅登上热搜、被包括人民网等官媒转发,还引爆了全网对何同学的追捧,以及让他赢得了“可望不可即”的赞叹。

他凭什么做到?答案就在于视频的最后何同学通过将搜索引擎设置回4G手机刚刚出现的年份,并展示了当年媒体和网友抛出的“4G无用论”、“3G的速度已经足够满足一切”等等言论,以及结合上过去几年因为4G普及而催生出来的诸如短视频、线上教学、直播卖货等等几乎将原有的商业形态弄了个翻天地覆的事实给摆在了我们面前。

并由此抛出一番感慨:“在几年后当我们回头看5G,我们将会发现速度可能是最无聊的应用”—

正因为这份出类拔萃的洞察能力,何同学方才能够一次又一次的击中网友的情绪,也才可能赢得“理工男的浪漫”的赞誉,以及在今年2月成为了中国首位能够全球市值第一的苹果公司的CEO库克来了一场视频对话的的数码UP主。

在尚处大学本科的年纪,就已经触碰到了一个数码UP主可能想象到的天花板,那你们说何同学牛叉不牛叉?

事情回到“毕业设计”也是一样的,这条冲上热搜第一的视频不仅结果浪漫,它的整个制作过程也都充满了意义,以及能让我们更深入的了解何同学的人生和能力。

这次的视频何同学整整创作了3个月,这对于就读北京邮电大学电信工程专业的学生来说,自然是不可思议的(在4年的专业课上已经掌握了扎实的树莓派应用能力)。

但这对刚刚拿到毕业设计题目的何同学来说,却有点儿举步维艰—他因为长时间的投入到数码视频创作,专业知识已经落下,而如今也正面临着“毕不了业”的困境—

如何是好?如果这问题发生在你我身上,或许会直接选择佛系下去,反正毕业不了也没关系,从北邮走出去的高材生又有谁能够享誉何同学如今的名望和财富的呢?

但这也正是你我和何同学的差距!

在面对一个具体难题的时候,何同学会选择直面,并想方设法地将它解决,而这整个破题的过程实乃何同学最引人入胜的地方—

就在今年4月9日上传完《2021年了,AR眼镜可以做什么》之后,何同学也离开了数码界,除了极偶尔接受知名杂志的采访之外,他便全身心的投入到专业知识的恶补之中。

可能也说不上从0开始,但通过视频展示的一幕又一幕从白天到黑夜,又从黑夜到白天,而屏幕前也齐刷刷地划过一串又一串代码的学习画面之后,我是体会到了这场恶补之旅的艰难,也情不自禁地回想起了那些年在备考高考时的可怕—

何同学在过去3个月中学习到了很多东西,熟练掌握了3D打印,也借此制作了好几个平板和手机的托架,让自己甭管身在何处都能够继续复习。

但有时候也免不了“翻车”—

经过夜以继日的努力,何同学也总算掌握了能够应付毕业设计的能力,但与此同时他原先设定过的要在毕业的时候用无人机在学校夜空拼凑图形来给大学4年画上句号的目标(同时也是新一期的视频选题)却不得不面临滑铁卢危机—没时间去研究无人机的控制和拍摄了。

那该如何是好?

正愁眉苦脸的何同学盯着电脑屏幕中的无人机以及自己的毕业设计,两者都是点状图形,于是在灵机一动下索性将自己的毕业设计“搬上夜空”。

最终在通过一个月左右的通宵之后,给我们带来了这次看到的成品。

看似像后期制作的简单动画,实则是何同学3个月的心血结晶,而用他本人的话语来描述,这就恰似回到了大一,回到了大学生涯刚开始的时候,他学习了很多陌生的知识,也顺利完成了自己的毕业设计。

拥有如此强悍的学习能力,何同学又岂能不被我们望尘莫及呢?

03.最后

当然,这一次的“重新开始”已经大不同从前了。

遥想起17年底何同学发布第一个自制视频(当时刚入读大一),那时候过去一整个星期也才累积600多播放量。

多吗?这对于绝大多数自媒体人来说,简直就是惨不忍睹的数据了。

在成名后,“远古视频”也被刷破100万播放量了……

但面对这600多播放量,何同学首先想到的却是“咦,原来我的视频还有那么多人观看啊”,于是他作出了深耕数码视频的决定,并在随后给我们带来了一系列的精彩作品—

而如今同样回到了“第一次”,但此次的他却一举冲上了热搜第一,以及几乎每一条视频都能够达到全网千万播放量的存在。

而他在B站的粉丝也攀升到了700多万,距离下一个千万粉丝的镇站之宝也只是一步之遥了。

那对于刚刚步出校园的何同学来说,他的前程是星辰大海,还是一片混沌呢?

何同学固然表示过彷徨和焦虑,但在你我看来,这又何尝不是凡尔赛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