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假装是名人,在五星级酒店里吃和住21天,一分钱也不花

2021年,有一条新闻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的一位女生,不花一分钱,在北京假扮名媛蹭高端奢侈生活21天,用这种形式完成了她的毕业设计作品。

这件事情听起来还挺好玩的,这位女生叫邹雅琦,她先是在各种平台上收集了各种在大城市免费蹭吃、蹭住的信息,学习名媛们如何拼图和晒照片的做法。又给自己整了一个人设剧本,买了一只高仿的爱马仕包,既能装名媛,又能装东西,戴上几十块钱的假钻戒和项链,画上浓妆,就这么上场了。

这21天,他用复印的登机牌在机场蹭头等舱的休息室,在宜家和海底捞免费吃住,在母婴室里洗澡,冒充买家混进收藏品拍卖会吃自助餐。包里装着吃不下拿走的面包和酸奶,还去奢侈品牌店里要了一个购物袋。

一路下来,保安看到她的丝绒运动服和貂皮打扮,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就不会上前询问。甚至在拍卖会上,工作人员还会劝说她试戴千万元的翡翠手镯。

邹雅琦的毕业设计态度非常认真,因为计划是不能花一分钱,她就步行了两天,从机场一带走到了北京市中心,半路上睡在酒店的大堂沙发,还发了几天低烧。21天后,她把自己一路白拿的东西和拍摄的视频带到学校的毕业展上。

网友对于这件事的讨论还挺激烈,很多人在讨论这种蹭吃蹭住的可能性,还有人说,如果不是从小熟悉这种奢华的生活,怎么可能在头等舱休息室和五星级酒店不怯场?要是在农村长大的女孩,肯定做不到。

于是,邹雅琦出来解释,说自己也是三线城市普通家庭的孩子,因为参加过艺术展,才知道有些场面的东西可以白吃白喝。那她这么做真实的动机是什么呢?

邹雅琦把这件毕业作品取名为《瞬间所有制》,她对此的解释是:尝试下能不能通过蹭那些过剩的物质活下去,当我拥有和支配这些物质时,看似只有一瞬间。如果是连续的瞬间,不就是永恒了吗?我能不能永远拥有它们呢?

邹雅琦这次毕业设计的指导老师是央美学院的邱志杰教授,他认为,艺术的概念和形式一直在跟着时代演变,行为艺术是当代艺术最常见的样式。

行为艺术有一个突出的优点,就是不会故弄玄虚,可以直接唤起观看者的现实感受。

这件毕业作品还符合行为艺术的另一个特点:来自于对社会热点的观察,而自己也跟着变成社会热点。就算咱们抛开艺术,只谈社会现象,也很有价值。

比如很多人的注意力集中在爱马仕和钻戒这些符号的含义上,这是等级社会的必然结果,也是人的本性。哪怕是没有奢侈品牌这类明确消费主义符号的年代,人们也需要通过吃穿来显示自己的身份地位,否则就会在别人的观察里矮下半截。

哪怕没有物质可以攀比的时候,人们也会靠其他东西来区分等级。

这件作品还涉及到了一些更复杂的现象,邹雅琦说,在这个过程里,自己的脸皮越来越厚,到了后期,她把整个过程想象成角色扮演,自己就是一个玩家。

于是,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非常顺利,她混进五星级酒店的桑拿房,跟工作人员说自己没有在前台续房,约会前要补一个妆,就顺利拿到手牌。在头等舱无论休息多久,也没有人来问她怎么还在这。

她的这种感觉触及了当下社会的本质,她的过程是由一场又一场的表演组合起来,其中的每个人都在扮演着各自的社会角色。邹雅琦以艺术创作为目的在表演,工作人员是以职业身份在表演。

还有网友评论,说邹雅琦消费了别人的善意。实际上,在五星级酒店和头等舱休息,不是因为谁的善良,而是固定的产品服务标准。

别以为这些工作人员都是吃素的,他们的职业判断力绝对不差,什么人没见过?邹雅琦说自己在休息时,工作人员经过的时候都不看她一眼,人家只是不想揭穿她,增加自己的工作量,因为她也没有破坏整个屋子的高级氛围。

今天的社交和职场里,大家也都是在演戏,我在演戏,你在演戏,配合着告诉对方,“我值得信任”。

这种日常生活里的表演,它和真诚有什么关系?工作人员真的会关心邹雅琦发烧了吗?人在高级的环境里待得越久,会不会越自以为是?

在这件作品里,拍卖会上的保安就很有意思,他不断地向邹雅琦搭讪和献殷勤,邹雅琦说,那个小伙子是不想奋斗了,打算找个富婆来解救自己。

邹雅琦给自己设定一个身份是爱自拍的网红名媛。这种自拍名媛在全国热门景区可谓屡见不鲜。她们经常是摆拍完一个姿势,就赶紧出去换衣服,吵吵嚷嚷。这些被P过的照片配上文字,虚构出了一种奢华又滑稽的景象。

人是需要一个私人领域的,可以在里面卸下表演状态,不被外人窥探。但是沉迷于社交媒体会丧失私人空间,自己随时在准备着自拍,让自己的一切变成向他人展示的舞台。

于是,自我和他人的边界就变得模糊,人们变得沉迷于自己,又厌倦自己,无法形成自己的独立判断,只能不断依靠外界的反馈,获取别人的点赞和评论来感觉自己的重要性。这种时刻需要被别人关注的状态,是一种自我伤害。

邹雅琦行为艺术,实际上在提醒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帮助和治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