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设计”之后,我几乎无法完成我的“设计”

文|诚言呈语


大四的同学们,你们还好吗?

不用回答,我知道大概率不会太好。

毕竟这大学里的最后一个学期,不是要写毕业论文,就是得做毕业设计。

说到写“论文”,其实大伙刚开始可能还会有种莫名的兴奋感。

因为平时在杂志上看到的论文,作者不是教授就是博士,普通人根本跟论文压根就不沾边。

所以,即便是自己的知识储备再拉胯,也会有种即将发表SCI的感觉(错觉)。

然而,当你真正开始准备毕业论文后就会发现,什么才叫“万事开头难,然后中间难,最后结尾难”。

对于文科生来说,通常只需要写一篇毕业论文就行了。

而且题目范围的话,也可以自由选择后报给老师,老师同意了就可以开始动笔。

看上去,这难度不算高吧?

可是当你真去想题目的时候就会发现,写深奥的,自己不会;写浅显的,老师不批。

实在没辙了,去讨论个当下热点吧,结果热点备不住比你的情绪“崩”得还快。

我这不是在吓唬谁。

去年就有人选了瑞幸咖啡,而且引用了多组财务数据。

结果正当老师准备同意发表的时候,瑞幸就因为财务数据造假“暴雷”了。

你可能觉得,这只是人祸。

但实际上,天灾也有。

之前有个天文学博士,一直在研究一颗小行星。

眼瞅着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

结果正要写论文的时候,他的研究对象直接被其他行星给撞没了…

当然了,这终归只是小概率事件,大多数人的研究对象,还是能“坚持”到你写完论文的。

但是收集论文素材,又成了绕不过去的难题。

在过去的大学里,本科阶段的论文基本不会查重,你只要别照搬照抄的话,一般问题都不是很大。

但现在,就算是自己规划结构,然后往里填充素材的话,也会被“没有感情”的查重软件支配得服服帖帖。

所以很多大学生都是到了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小学学的“同义词”、“缩句扩句”、“给下面的句子换一种说法”,居然是给大学时写论文用的。

按理说,要是多在找素材上下下功夫的话,自己再拿过来写一遍其实也不算太难。

但实际上,即便这么去写,也都是“跪着都写不下去”的节奏。

因为合适的素材本身就少,而且不同素材的论据还可能是观点相反的。

最后实在没辙了,也只能把前后矛盾的内容“拼”在一起凑凑篇幅。

不过,“强行拼凑”的结果,就是“强行正确”。

这样的论文,甭管写的是什么题材,反正看完后给老师的感觉,其实要表达的都是同一个意思:

虽然我也不知道自己都写了些什么,但是我希望你已经看明白了。

文科生写毕业论文的无奈,说出来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辛酸史。

而理工科同学的毕业设计,难度更是直接拉满。

在选题上,一般是不会让同学们自由发挥的,都是老师准备好了题目后,自己来选。

要是选到了那种7天测一次凝结强度的题材,其实倒还好,毕竟没啥可设计的,一周记一次数据就行。

要是选到了什么生产设备的设计、厂房的规划、新材料的性能研究,那可真就是要了亲命了。

这是种什么感觉呢?

这么说吧,就是计算部分,公式怎么也套不进去;画图部分,尺寸永远都对不上号。

把应该用“千焦”的单位用成了“大卡”,是稀松平常的操作。

把应该咬合的齿轮画成间隔五米开外,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写到感觉实在是不对劲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一页的计算过程,都能再造一套元素周期表了。

而论文第150页的错误,也要追溯到第5页的错误上去。

所以对于理工科的同学来讲,很多时候“改论文”就意味着“重写”。

怎么形容那种前功尽弃的感觉呢…

总之,就是很迷茫、很无助,你懂吧。

当然了,光是写完论文还不算完,因为答辩这道坎还没过。

鉴于写论文的时候,很多人压根就不理解自己到底写的是什么,所以答辩的时候,大伙通常也都是“揣着糊涂装明白”。

一场答辩下来,你会发现自己比喝了假酒还上头。

所以,刚开始还以为写过论文就算是一只脚踏进了学术界的你,会发现写完了毕业论文后,自己可能反而会毕不了业了。

作为十几年前的“工科狗”,我一直觉得毕业设计是大学四年里,最难熬的半年。

甚至一度怀疑老师让自己做毕业设计,就是为了让我们自己把自己“设计”得毕不了业。

但我还没法反驳。

因为学霸在毕业设计时的行云流水,和毕业答辩上的舌战群儒,都是真实发生在我眼前的事。

虽然最终大家拿到的都是一样的毕业证,一样的学位证,看上去是殊途同归。

但那套毕业论文,却悄悄地为我们的将来,标定了难以逾越的鸿沟。

在我看来,毕业设计虽然只是理论,但其实和走到工作岗位后的实践也差不太多。

在大学里,对论文有多苦恼,等工作后,大概率就会为前途多担忧。

虽然在大学里,有辅导员和导师哄着,糊弄过去就行了。

但是等到工作后,你所能糊弄得了的人,也就只剩下你自己了。

努力学习吧。

别把大学当做一个阶段的结束,其实,它只是人生中另一个艰难的开始罢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