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在头上拍摄的毕业设计,不管有多难,我都要完成它!

如今很多建筑师都乐于建造能为更多人服务的公共空间,同时也在探索公共空间中小型私密空间的可能性。今年中央美院建筑学院就将其中一个毕业作品的题目定为“庇护所”,要求学生们设计一个关注身体行为与空间关系的“身体建筑”,并最终完成1:1的搭建模型。

穆怡然——木下赏味

“设计是用自己的方式去优化生活。”

——穆怡然

2018中央美院建筑学院本科生毕业展,以“艺术内心、实验求索”为主题,要求学生们秉承自然、实验的艺术态度,建构“自然建筑”的观念。

穆怡然来自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室内设计专业。她的毕业作品叫《木下赏味》,是用26×22块180mm×180mm的等大的木方组成的一个曲面空间。

“因为庇护所这个题目,我希望就是,首先它看上去是比较柔软的,给人一种很舒适很清净的感觉。然后,这个庇护所能够跟人的行为产生关系,那同样就是柔软的结构。我希望人也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去塑造空间的形态。这是一个最初比较理想的设定。”

“我的搭建过程其实也是一个试错的过程,在实践中发现问题,因为跟设想的有很大的差别。在第一次尝试的时候,我是想说,一条硬拱一条软拱,一条硬拱一条软拱,相当于还是保留‘软’这个东西。后来发现‘软’这个东西真的很难去操作。这个事情在现实的尺度下面,其实很难实现。”

“第二次尝试,我按照做模型的方法,把所有木块全部都摊开,把他们连成一个整体的网,试图让它整体去立成一个形态。因为我模型是双向打孔,木块每一块都是紧贴着,是非常固定的。但是实际的操作是单向打孔。它有一个方向上面,木块没有很好的连接在一起,它就没有办法受力,没有办法整体把它立起来。所以这个方法也是失败了。”

“最后用了一个非常稳妥的方法,把所有的拱全部都做成硬的,用金属件全部固定起来。一开始是试图连接一些金属件之后,再试着拆掉一些,让它尽可能的少金属件。但整体做完之后发现,这个金属件还是不太能拆的。如果拆掉一些金属件,它很容易就会散。”

“人不能够去改变空间的形态了,这其实是跟最初想法的一个最大的区别。

就算你的方案有很多的问题,你也得想方设法把它搭起来,这个过程其实是最煎熬的。”

穆怡然搭建的这个作品虽然没有完全实现最初的设计,但它仍然是可拆卸、可移动,并且可以根据不同的需求改变形态,再次进行搭建的。

“我在展览的过程中发现,木头塑造出来的还是一个非常清净的氛围。小孩子会很喜欢穿梭,因为这种高矮的差别,其实对小孩子没有特别大的影响。他们很喜欢那种山洞的感觉,在里面奔跑或者在里面坐着或者什么的。”

“其实我是非常欢迎人去进入的,很多人看展看到这边累了,就进去坐下,休息,玩手机什么的,我觉得就蛮好的。这空间能留住人,人愿意在你这儿待,我觉得就很好。”

“我觉得搭建这个事情,最重要的不是你搭完了这个成果,而是这个过程。它逼着你必须要想办法去解决实际的问题。我觉得对于材料,对于实际解决问题的方法,可能是整个搭建过程能够带给我的一个最大的收获。”

刘 璇——几何幻界

“设计是创造一种新的体验。”

——刘璇

刘璇的设计作品缘起于2017年11月北京大兴城中村的大火,在实地走访调研之后,她希望为那些跟随父母奔波的孩子们,设计一个既轻便又有趣味的玩具。

“我对庇护所的理解是必须要有东西覆盖,人可以在里面被庇护着。

很理想化的状态,就是希望它成为一个游戏的玩具,能够让小孩子自己去设计。如果是好几个小朋友分工合作的话,它能成为一个比较大的构筑物。同时,这个构筑物也能成为他们游戏的地点。”

“概念结束了之后,最先确定的是我想做一个比较偏软性的东西,它可以随意的去折,去收缩。”

“最开始做小模型的时候,其实很费时间。买了很多小的皮筋,自己编成了一个网,像账篷一样的感觉。把它立体化了之后,就变成了一个像拱形的,像帽子一样的东西。

老师当时给了个建议,做一个不要偏中心对称的图形,然后才慢慢进化到现在的形态的。”

“施工的时候,发现它特别费力,费人工。这样导致无法一个人去完成这个东西。第二个就是,当时没有考虑到一比一的材料是比较重的,特别是金属件是不锈钢的,它比铝管要更重一些。”

“进工厂之后的第二天,我就觉得好像这个东西搭出来还挺难的,因为它变得很软,软到我觉得它跟小模型的软度已经很不一样了。当时就觉得很崩溃,觉得我可能真的毕不了业了,因为没办法往上搭了。当时搭到第二三层的时候,它一直往下塌,一直掉下去。所以最后施工的过程,其实算是个二次创作吧。”

“施工指导给我的建议,就是原来最开始的平行四边形是非常不稳定的。所以他就让我基本上把所有拱的形态的里面和起拱的形态,都做成三角形;所有的支撑点的位置,也要做成三角体。等于临时去加结构点的位置。在变成了三角体之后,就变得很稳当了。”

“考虑到是给小朋友玩的,他们可能比较喜欢一些彩色的东西,就去选了一个彩色半透明的镭射膜。它其实是镭射布,一个做服装、包之类的布料。它既是防水的,又能够有半透明的那种效果,所以当时还挺符合我的期望的。”

“我觉得最大的收获就是,这个是真实的,你可以把它搭建出来。不管是由你自己,或是由工人师傅帮你一起完成。你真正的可以看到它落地,这个可能是我们第一件属于自己的作品,而且它的甲方还是自己。这是我觉得非常开心的事情,就像一个设计师一样。”

编辑:设计娘、撕纸小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